灵羊Frans魔猹

2018-2019湖南地区高考长弧间更
【主产莓福羊猹。】
《仙剑三》楼萱/东方project灵魔理/REOL/v家曲(gigap和deco为喜欢的p主)/灰原哀/ut SF羊猹/
以上本命
秦时明月/狐妖小红娘/魔女之家/ib/狂父/晴天/RWBY/名侦探柯南/
柯哀新兰东方各类百合都能吞下粮
一般什么cp都能忍受或者若无其事地装作没看到
但是你要是【主动】跟我提
/魔爱/人类组/卿萱/sc/
对不起我可能会把你拉黑🌚
【极度厌恶原作徐长卿,没有理由,这辈子都不会改了(无脑危险发言)但是依然能吃的下二设的重卿(口嫌体正直<并不>)】
为莓福和羊猹活/东方主角组世界最甜

《八云境·引》
〔☆☆☆高亮★★★后付小学语文课文辅导书式阅读理解版!☆☆☆☆★★★★★〕
〔★★★★★后付食用说明☆☆☆☆〕
〔☆以后会改变文风矫揉造作的习惯的!不要马上取关走人!★〕
▽初
《楔子·八云蓝篇·壹》
      空寂得令人生惧的境界内,黑得看不到边。四周零散地悬着数只血红的眼,一致望向结界中心跪坐着的少女。
『    红衣白袖,凌乱裹身。她随意扯过宽大得能把整个自己盖住的袖袍,遮住于肤上肆意绽开的裂痕,麻木感受着丝料划过伤口所带来的疼。
      她喜欢瞧自己的血在白纱上蔓延成花的模样。红与白以这种方式相遇便是最美的意外。自她第一次发现血染素衣的绝艳之后,“每次”她都会这么做。单纯地为“每次”完成的“作品”心生慰藉。』
  九尾金狐在境界的一侧面无表情地闭着眼,化成人形的站姿倒显得仪式感十足。
『    一如什么都不能引起这尊“雕塑”的注意似得,少女对金狐的存在恍若未闻。但是。
      两者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等此境主人的归来。』
      须臾,一道缝隙从其中一只血眼的瞳仁中央乍开,形成刚好能过一人的形状。
      金狐的眼睫倏地轻颤起来。她侧向那道缝隙,恭敬地微俯下身,声音像刻意压抑自己的颤抖而阴沉:
      “紫大人。”
       吧嗒。
       是高跟鞋踩在结界上发出的脆响。境界内所有的血眼瞬间把目光转向那位打着洋伞且微笑得体的女子。自血眼撒下的微弱光芒落在洋伞未遮的金发上竟反射出夺目的光,刺痛了八云蓝的眼。
       随意找了个舒适姿势跪坐的少女神色依旧,连眼皮也没抬起过。无知孩童般的目光只投于其眼前的三尺空地。
       八云紫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她从容地把洋伞收束起来,递到尚在行礼未敢举动的八云蓝面前。
       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少女走去。
       步履轻缓,裙摆逶迤。眉间带倦亦不失态,大概任何人都会被她此刻散发出来的惬意慵懒之美所蛊惑罢。伴随散漫走姿的步间距离竟每隔等距——最后,高跟鞋恰越近少女的三尺边界,不偏不倚地踩到了少女所投目光的中央。
『    少女即一脸茫然地抬起头想看清那对紫目里映射出来的情绪。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身着洋裙的女子这次就情愿沾上自己的血。不是一直嫌脏吗?
       未等视线清晰,少女的脸便硬生生接了一瞬似要炸开的疼,伴随着一阵天旋地转。她轻呼一声,无力地倒了下去,嘴角流下她觉得最美的颜色。』
       八云紫把手收回长袖,脸上依然笑意未减,声音轻快又透着几分向人撒娇的委屈:
       “这么多年了,你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初
《楔子·八云蓝篇·贰》
       没有人能如八云蓝一般了解八云紫。
       慵懒,永远不失优雅,随心所欲,无所目标,让人很容易忘记她也是个妖怪贤者,幻想乡内强大到令人生惧的妖怪。
       入眼的,都是她的假象。
       认真且刻苦,细致而坚毅,是八云蓝最仰慕的一面。
       严厉而乖戾,故作平淡,是历代博丽巫女所恐惧的一面。
       “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八云紫轻蹙着眉,眼里透出淡淡的轻蔑,嘴角勾着万年不变的笑,“也是,每次被选中的博丽都是疯子和奇葩,我守着这个位子若没点手段,这博丽结界早化成灰了。”
       『这是历代“博丽身份”交位之前八云紫必对下任巫女做的下马威。没到这个时候,八云紫会放松对现任巫女的管束——本来也是黄土埋脖子的死人了,连站起的力气也没有,还能作什么妖?』
       “这个被选中的女孩怕也是做的太过了,紫大人连博丽大结界的玩笑都骂出了口。”八云蓝惯有的推理习惯使她忍不住暗自腹诽:少女在逐步接纳现任巫女身上灵力的空白期,做出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大事?
       显然,紫大人在管教巫女这方面是从不吝啬亲自出手的,八云蓝理解为“棍棒底下出孝子”。
       出手极狠。避开输出任何可能对修行不利的攻击,紫大人对巫女们都是怎么狠怎么来。这并非是出于特殊的兴趣。“每次”结束后八云蓝从未见过紫大人有那种虐待狂控制不住的颤抖及愉悦至极的兴奋,却窥见了眉眼间不经意流露出的烦躁与厌恶。
      “她的教训简直就是一个懒老师不得不给蠢学生开小灶一样不耐烦。”这个形容刚从八云蓝脑子里冒出来,就离开被自己对紫大人的无礼所惊吓并且羞愧难当——紫大人对博丽的选择口出狂言是因为气愤少女的罪过,而自己却因为紫大人难得的失态就妄自加以愚蠢的想象。
       她可是称得上能看到紫大人无上智慧一面的唯一人,这次居然也像那些新生的无知妖怪对作为妖怪贤者的“八云紫”做出失格的评价,应该受到严厉的天谴。
       ——虽说是天谴,其实是八云蓝独创以用来自我反省的一种苦修行罢了。
       察觉到紫大人身周的灵力有细微的变化,八云蓝收回漫延到天边的情绪,比以往更虔诚地做出呈上洋伞的手势。
       周身的景象也极速地发生了变动。八云蓝这才彻底抬起头,被透过树叶的细碎阳光晃了眼睛。
      “……紫大人……”八云蓝低声轻唤这个亲密又尊敬的称呼。说来讽刺,自紫大人采取极端手段后,巫女们一律被培养成了以护幻想乡为使命的大义之人,无一例外。
       虽然这次紫大人稍有失常,最后那个少女也会被打造成那个完美的样子吧。
                                    【楔子·八云蓝篇结】
 

当然会。
这是说,
如果她没遇上“受不了父亲的管教,每天到魔法森林探险,满脑子叛逆想法”的 金发叛逆子的话。
——————————————
▽引
《雾雨魔理沙篇·零》
那个金发孩子是少女第一个人类朋友。
她告诉少女,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对大人言听计从,所有的认知都建立在自己的经验上面才最好。
她还说,大人,不过都是畏缩在自己认知中的笨蛋,被自己片面的认知蒙蔽了双眼,千万不能变成那个样子。
“说不定你说的那个紫大人也是这样,和我老爹一样顽固。”
那个时候,这种幼稚发言成了少女眼中的人生真理,金发叛逆子便也成了少女眼中的神。少女以那个孩子为榜样,尽钻研些与巫女修行无关的事,渐渐怠慢了自己的主业。
少女虔诚地做着梦,梦想着能像那个叛逆子一样自由。
直到八云紫找上了“雾雨道具店”。
梦境便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
虽然八云蓝是站在八云紫身边最久之人。但在本世界观她机械性地禁止自己对八云紫产生过分联想,写起来格外有禁锢感。虽然,其他角色看向八云紫的目光也是主观片面的。
他们对八云紫无不又敬又怕。
望向八云紫的目光也是复杂的。
其中,我笔下被紫波及最无辜,生命轨迹被影响最大的,应该将是雾雨魔理沙了吧?
     
◇好死不死写在后面的《八云境》使用须知
①.以八云紫为中心,以八云紫为主题,专门再次设定“八云紫”这个富有魅力的角色。
②.有尽量符合一设的意愿,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会为了剧情发展故意修改一设。请原设考据+圈管党稍自重。如果是想善意提醒我一些设定会跪下来感恩,但是那种“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写,脱离了【一设】啊!怎么搞的【一设】都不清楚写什么写真是丢人现眼”的人我会一句话不说直接一砖头拍在你脑袋上。
③.略黑暗,与大多数“八云紫”和“博丽”同人的形象关系可能不符。【但是没有任何R18倾向】
④.理科生。表达能力差强人意(我们班的语文成绩平均分是理科文科艺术班全18个班最差的emmmmmm),有些设定单靠正文是表述不出来的,有些细节也不知道怎么好好表述,于是特撰《阅读理解版》,像语文辅导书一样对每个细节进行分点分析作答。
⑤.已经两年半没有写过文了(学别人画同人去了)所以重拾笔来非常生疏,现在处于恢复期,所以有些地方用词用句导致文风矫揉造作,望以后改进笔触和转变文风

◆特殊标点符号的用法『』
为体现出八云紫对博丽巫女的禁锢感,
无论何篇穿插有博丽巫女的行动,反应,想法,均以『』的符号括起来。
鄙人曾试过,发现括起来的文字比原文不动更有角度变化的跳跃感,以及突出感。这样,博丽巫女在以八云紫为主题的文中独树一帜,甚至于给人一种隔阂感。
而且我的二设中博丽不属于人方也不属于妖方是规格外的中立平衡存在。在现在紫的眼中,被选中的博丽很重要,也很可怖和可疑。她必须用特殊的方法禁锢住博丽巫女的一切,不让其有歪斜平衡的机会。
我称之为“博丽式符号”【玛德智障(划掉)】

△分析·阅读理解版【】内为分析部分
《楔子·八云蓝篇·壹·阅读理解版》
      空寂得令人生惧的境界内,黑得看不到边。四周零散地悬着数只血红的眼,一致望向结界中心跪坐着的少女。【渲染气氛,为人物出场做铺垫,为主人公提供展示背景。】
『    红衣白袖,凌乱裹身。她随意扯过宽大得能把整个自己盖住的袖袍,遮住于肤上肆意绽开的裂痕,麻木感受着丝料划过伤口所带来的疼。
      她喜欢瞧自己的血在白纱上蔓延成花的模样。红与白以这种方式相遇便是最美的意外。自她第一次发现血染素衣的绝艳之后,“每次”她都会这么做。单纯地为“每次”完成的“作品”心生慰藉。』
【红衣白袖却凌乱裹身,血是新涌流出来染上去的:①.刚刚灵梦与此地主人经历过一场激战
②.从结果来看,灵梦是被碾压性击败。
③.是刚换上的形式巫女服。灵梦以前只穿白衣。在未正式被认作下任巫女前,也被八云紫伤过很多次,从只会晕厥到麻木,被伤出了经验,并学会以此取乐,次数之多,下手只恨,习惯之无谓,表明八云紫此等管教之平常】
  九尾金狐在境界的一侧面无表情地闭着眼,化成人形的站姿倒显得仪式感十足。
【八云蓝对少女的一切恍若未闻,在非『』部分未有注意少女之意:
①.她并不在意博丽巫女,而是心中只怀有对紫之忠敬。
②.博丽巫女在八云家地位之低,博丽受此等对待在八云家眼中之平常。】
『    一如什么都不能引起这尊“雕塑”的注意似得,少女对金狐的存在恍若未闻。但是。
      两者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等此境主人的归来。』
      须臾,一道缝隙从其中一只血眼的瞳仁中央乍开,形成刚好能过一人的形状。
      金狐的眼睫倏地轻颤起来。她侧向那道缝隙,恭敬地微俯下身,声音像刻意压抑自己的颤抖而阴沉:【刚论“什么都不能引起八云蓝的注意”,这里就有矛盾,可见八云紫在其心中之地位,以及这次八云紫之前管教时的失常,八云蓝对此心已有怀疑,这次博丽巫女捅出来的事之大超出以往,有媲美前人之嫌(这代的博丽巫女不同以往早有预兆)】
      “紫大人。”
       吧嗒。
       是高跟鞋踩在结界上发出的脆响。境界内所有的血眼瞬间把目光转向那位打着洋伞且微笑得体的女子。自血眼撒下的微弱光芒落在洋伞未遮的金发上竟反射出夺目的光,刺痛了八云蓝的眼。【八云蓝的姿势并非完全毕恭毕敬。她有偷看八云紫的反应,于是被金光刺眼至痛,以至于后来未敢举动。这可能是八云紫的警告八云蓝不要妄自思思想】
       随意找了个舒适姿势跪坐的少女神色依旧,连眼皮也没抬起过。无知孩童般的目光只投于其眼前的三尺空地。【刚论“两者都以自己的方式等着此地主人”,这里灵梦却一脸无知。实际上是八云紫给灵梦打的招呼一直是直接攻击。此刻灵梦还以为八云紫要先做其他的事情】
       八云紫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她从容地把洋伞收束起来,递到尚在行礼未敢举动的八云蓝面前。
       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少女走去。
       步履轻缓,裙摆逶迤。眉间带倦亦不失态,大概任何人都会被她此刻散发出来的惬意慵懒之美所蛊惑罢。伴随散漫走姿的步间距离竟每隔等距——最后,高跟鞋恰越近少女的三尺边界,不偏不倚地踩到了少女所投目光的中央。【八云紫就是故意踩在少女袖袍的。为下文的那一巴掌做铺垫。】
『    少女即一脸茫然地抬起头想看清那对紫目里映射出来的情绪。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身着洋裙的女子这次就情愿沾上自己的血。不是一直嫌脏吗?
       未等视线清晰,少女的脸便硬生生接了一瞬似要炸开的疼,伴随着一阵天旋地转。她轻呼一声,无力地倒了下去,嘴角流下她觉得最美的颜色。』【①.一脸茫然,不知何故。表明八云紫以前的管教一直是以厌恶地态度做着的。
②.灵梦提及血色从不明说,说明血在她眼里是扭曲的概念,只是染料而已。
③.此刻灵梦懵懂无知,为后来雾雨魔理沙的影响做出铺垫。】
       八云紫把手收回长袖,脸上依然笑意未减,声音轻快又透着几分向人撒娇的委屈:
       “这么多年了,你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博丽是一届中选好上下任。在管教时下任巫女基本上是禁锢在八云家,进行长期教导】
        
    《楔子·八云蓝篇·贰·阅读理解版》
       没有人能如八云蓝一般了解八云紫。
       慵懒,永远不失优雅,随心所欲,无所目标,让人很容易忘记她也是个妖怪贤者,幻想乡内强大到令人生惧的妖怪。
       入眼的,都是她的假象。
       认真且刻苦,细致而坚毅,是八云蓝最仰慕的一面。
       严厉而乖戾,故作平淡,是历代博丽巫女所恐惧的一面。
       “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八云紫轻蹙着眉,眼里透出淡淡的轻蔑,嘴角勾着万年不变的笑,“也是,每次被选中的博丽都是疯子和奇葩,我守着这个位子若没点手段,这博丽结界早化成灰了。”【①.博丽在八云紫眼中的形象,源自于八云紫与博丽的接触之上。这里涉及先代博丽与八云紫之间的过往。②.博丽在紫眼中就是这样,灵梦如此其实也在紫的意料之中。(伏笔)】
       『这是历代“博丽身份”交位之前八云紫必对下任巫女做的下马威。没到这个时候,八云紫会放松对现任巫女的管束——本来也是黄土埋脖子的死人了,连站起的力气也没有,还能作什么妖?』【映示八云紫对博丽的防范以及不信任,认为博丽有底气就会作妖。】
       “这个被选中的女孩怕也是做的太过了,紫大人连博丽大结界的玩笑都骂出了口。”八云蓝惯有的推理习惯使她忍不住暗自腹诽:少女在逐步接纳现任巫女身上灵力的空白期,做出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大事?【“这次”:灵梦所为不同寻常以及八云紫的失常,引起了八云蓝强烈的好奇心。八云蓝的好奇并不是因为自己对博丽大结界的关心,而是“是什么引起紫大人失常”的惊奇】
       显然,紫大人在管教巫女这方面是从不吝啬亲自出手的,八云蓝理解为“棍棒底下出孝子”。
       出手极狠。避开输出任何可能对修行不利的攻击,紫大人对巫女们都是怎么狠怎么来。这并非是出于特殊的兴趣。“每次”结束后八云蓝从未见过紫大人有那种虐待狂控制不住的颤抖及愉悦至极的兴奋,却窥见了眉眼间不经意流露出的烦躁与厌恶。
      “她的教训简直就是一个懒老师不得不给蠢学生开小灶一样不耐烦。”这个形容刚从八云蓝脑子里冒出来,就离开被自己对紫大人的无礼所惊吓并且羞愧难当——紫大人对博丽的选择口出狂言是因为气愤少女的罪过,而自己却因为紫大人难得的失态就妄自加以愚蠢的想象。【①.八云蓝这次显然是首次冒出这种评价,映示这代巫女上任的不同寻常。而八云蓝并未察觉此点,她的注意力被紫的失常吸引了。如果她再多分点关心给这代博丽,就可以早日察觉到不对了。
②.八云蓝对八云紫这种极端教育是一种“平常意义”上的评价,而且察觉不对后却只有“怎么可以这样评价紫大人”,再次映示八云家对此等教育的习以为常,不以为意】
       她可是称得上能看到紫大人无上智慧一面的唯一人,这次居然也像那些新生的无知妖怪对作为妖怪贤者的“八云紫”做出失格的评价,应该受到严厉的天谴。
       ——虽说是天谴,其实是八云蓝独创以用来自我反省的一种苦修行罢了。
       察觉到紫大人身周的灵力有细微的变化,八云蓝收回漫延到天边的情绪,比以往更虔诚地做出呈上洋伞的手势。【难得地有发散到天边的无意义失神。比以往更加虔诚的原因:①.偷窥紫大人被警告。②.对紫大人进行妄自揣测。】
       周身的景象也极速地发生了变动。八云蓝这才彻底抬起头,被透过树叶的细碎阳光晃了眼睛。【同样是金光,一道微弱,却刺痛眼,一道强光,却只是晃眼:①.说明紫在八云蓝心中特殊地位,光很有可能是心理暗示的结果。②.或者八云紫灵力之强大,能把微弱之光做到刺痛人眼来警告的效果。
③.为下文八云蓝再次联想到八云紫做铺垫。】
      “……紫大人……”八云蓝低声轻唤这个亲密又尊敬的称呼。说来讽刺,自紫大人采取极端手段后,巫女们一律被培养成了以护幻想乡为使命的大义之人,无一例外。【(伏笔):①.“说来讽刺”隐含有先代博丽所做事之荒谬可怖,而后八云紫行措之有效。
②.那么在紫采取极端措施之前,紫与博丽是如何相处的?】
       虽然这次紫大人稍有失常,最后那个少女也会被打造成那个完美的样子吧。
                                    【楔子·八云蓝篇结】
 

当然会。
这是说,
如果她没遇上“受不了父亲的管教,每天到魔法森林探险,满脑子叛逆想法”的 金发叛逆子的话。【①.但是灵梦一个人还不足以成为近代来说最特殊的一代。②.雾雨魔理沙算是导火线。早期灵梦受魔理沙叛逆思想的印象也非常深刻。】
——————————————
▽引
《雾雨魔理沙篇·零》
那个金发孩子是少女第一个人类朋友。
她告诉少女,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对大人言听计从,所有的认知都建立在自己的经验上面才最好。
她还说,大人,不过都是畏缩在自己认知中的笨蛋,被自己片面的认知蒙蔽了双眼,千万不能变成那个样子。
“说不定你说的那个紫大人也是这样,和我老爹一样顽固。”
那个时候,这种幼稚发言成了少女眼中的人生真理,金发叛逆子便也成了少女眼中的神。少女以那个孩子为榜样,尽钻研些与巫女修行无关的事,渐渐怠慢了自己的主业。
少女虔诚地做着梦,梦想着能像那个叛逆子一样自由。
直到八云紫找上了“雾雨道具店”。
梦境便在这一刻分崩离析。【①.这个时候,魔理沙还只不过是抱怨父亲,并未与父亲真正决裂。②.雾雨魔理沙之所以没立刻被八云紫杀死而八云紫是去找“雾雨道具店”,可能是因为顾忌森近霖之助。③.森近霖之助在本世界观中,是受过雾雨家恩惠,控制付丧神的妖怪贤者。】

☆目录【预计可能会写·暂定】
《八云蓝篇》——引子,故事之初。
《雾雨魔理沙篇》——基础,故事基调形成之处。
《十六夜咲夜篇》——《东方红魔乡》的八云紫(外界西方妖怪与博丽大结界)
《魂魄妖梦篇》——《东方妖妖梦》的八云紫(西行妖与西行寺幽幽子)
《八意永琳篇》——《东方永夜抄》《东方儚月抄》的八云紫(月面人与地面人)
《四季映姬篇》——《东方花映冢》的八云紫(外界灵魂与幻想乡的关系)
《东风谷早苗篇》——《东方风神录》(外界现代人与幻想乡)
《帕秋莉·诺蕾姬篇》——《东方地灵殿》(西方魔法使眼中的古老的妖怪贤者)
#衍生
《森近霖之助篇》——《东方香霖堂》(妖怪贤者与幻想乡的道具)
《茨木华扇篇》——《东方茨歌仙》(立场不同的妖怪贤者)
#外传
《玛艾露贝莉·赫恩篇》——???
其他没有时间熟悉所以没有想写的勇气【啊其实我对摩多罗隐岐奈和紫的关系脑洞飞啊!】